推广 热搜:

青鸾圣女的悲悯之心又泛滥了,就算是这个恨之入骨的青龙圣女

   日期:2020-03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青鸾圣女尚还惊怔当场,陆随风却已经是心随念动,幽黑长枪在手,看也不看的虚空一枪刺出。只听"叮"的一声,枪锋精准的点击在
  青鸾圣女尚还惊怔当场,陆随风却已经是心随念动,幽黑长枪在手,看也不看的虚空一枪刺出。只听"叮"的一声,枪锋精准的点击在月牙形的弯刀之上。

    陆随风的脚下沙粒下沉数寸,那道光影借着反震之力,掠上半空,一片刀光如群星陨落,耀眼眩目,无尽凌厉的杀机笼罩两人。

    陆随风手中长枪挥舞,在身前布下重重枪网。当当当……无尽的刀光斩击在枪网之上,发出震天轰响。

    当漫天刀光消失时,才看清偷袭者,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的傢伙。只是还沒等陆随风仔细打量,又一道璀璨刀芒斩落。

    陆随风冷哼一声,手中长枪斜指向虚空,仿佛撑开一方天地,霞光万道,神音隆隆。

    轰!刀光与枪芒撞击,发出震天轰鸣,虚空都泛起大面积光幕,不停的扭曲……

    这惊世一击之后,那黑色斗篷像是承受不住恐怖力量冲击,被撕成了碎片,露出了真容。这张脸虽然陌生,但身上的气息却十分熟悉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是谁。

    身形修长,曲线婀娜,凸凹有致,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,可谓是匀衬至恰到好处。一头如瀑长发垂落腰间,尤其是那双宝蓝色的眸子,顿时让陆随风两人豁然,这双眼睛,只会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;"敖冷月!"

    "你有病呀!"陆随风真的怒了,数次饶其不死,却仍是纠缠不休,已彻底的让他生出了杀机,四周的温度都下降到了冰点。

    面对这彻骨的杀机,敖冷月却是毫无在意,美目流转,精致的唇角勾起一个动人的弧度,月牙形弯刀优雅的入鞘,婉而一笑;"我现在已经是皇境三品了,可是无论我变得多强,却仍要不了你两人的命。这已经成了我的一个心结,只有杀了你们,道心才不会蒙尘。"

    "敖冷月,我再次警告你,不要再来惹我,否则会死得很难看!"青鸾圣女面罩寒霜的道:"现在的我,就算十个你同时出手,都沒有那一丁点的胜算。不信你再出手试试!"

    "咯咯……"敖冷月一阵娇笑,俏脸如桃花绽放;"我能感应到,你的确比我要强上不止一筹,这难道就是双修带来的好处?"

    敖冷月媚眼如絲的上下打谅着陆随风,俏笑嫣然的柔声道:"青鸾,为了公平起见,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借你的小情人,双修几日吧?"

    "无耻!"青鸾圣女羞怒不已的啐了一口;"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,倒是很适合赤蛟一族的味口。"

    没有理会青鸾圣女的讥讽,敖冷月仍是笑颜如花的看着陆随风;"你可是我好不容易看中的男人,以后就是我心中的念想,生命的支撑……"

    "打住!你想找双修对象,有的是随叫随到的种猪,我可不是你的菜。最好离我远点。"陆随风真心的怕了这个魔女。

    "你说了不算!"敖冷月媚眼如絲的对着陆随风眨眨眼,这本是一个俏皮而充满着媚惑的动作,尤其是由一个绝色美女施展出来,绝对的赏心悦目,令人浮想连翩。

    而落在陆随风眼中,只觉一阵头皮发麻,背脊发冷,像是被一头洪荒凶兽给盯住了。

    "你就不怕我杀了你?"陆随风冷漠的道,一脸寒霜,杀机密布,沒有一点说笑的意思。

    "你不会,否则我已死了好几回。就算真被你杀了,能够死在我认可的男人手中,也是最好的归宿,无怨无悔!"敖冷月说得很认真,宝蓝色的眼眸中溢满了淡淡的哀伤。这绝不是装出来的,或许她的內心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悲苦?

    陆随风也不是同情心泛滥的烂好人,对于一个数次想要他的命的疯女人,看在青鸾圣女的份上,已经够容忍了,甚至已到了容忍的底线。如果对方再纠缠下去,他会忍不住直接打爆这颗美丽的头颅。

    见到敖冷月踏波而去的背影,显得有些孤寂,苍凉,像是被整个世界给遗弃了的存在,给人一种夕阳西下,断肠上在天涯的感觉。

    "或许她并沒在开玩笑,而是真的看上你了!"青鸾圣女轻叹了一声,有些吃味的道:"我了解她,她很孤傲,在她那疯狂的外表下,却藏着一个脆弱的心。你的优秀能征服我,自然也会打碎她那颗脆弱的心。所以,她不会放弃,如果不是我们很快就要前往上界,我不会让她就这样轻易离去。"

    陆随风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,唯有苦笑,他很睿智,洞察人心世事,却唯独对女人的思维方式,和那变幻无常的行为模式,简直就是无迹可寻,往往都是如坠云雾,难辨东西。

    湖泊虽然一望无际,却并非无边,只是视线难以触及罢了。寻常修者想要安然渡过,还真非易事。需要合理的分配体内的灵力,否则很难达到彼岸。当然,以陆随风两人的修为,踏波而行有如平地,根本沒有任何难度。

    很快便到达了彼岸,才奔出数里,两人便不得不止住脚步,因为前面横着一道巨大的深渊,足足有上万丈的宽度。这不是重点,区区万丈宽度,还不足以让他们色变。而是感之到这片区域充满了未知的凶险,莫名的让人坠坠不安。

    "那个小丫头掉下去了!"东皇钟器灵突然出声道:"你小子不会是想下去救她吧?"

    青鸾圣女一脸玩味的看着陆随风,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淡淡的醋味,不过,还是浅笑道;"我们不妨下去看看,如果她还活着的话……"

    陆随风望向深渊,摇摇头道:"你沒有感之到这深渊底部,有着恐怖的空间风暴,一旦坠入其中,绝对会被绞碎成齑粉,活着的机会十分渺茫。"

    "即然遇到了,如不下去看看,总觉得有些余心不安。"青鸾圣女的悲悯之心又泛滥了,就算是这个恨之入骨的青龙圣女,也没有例外。

    陆随风从来就没读懂过女人的心思,只能悠悠轻叹一声;"东皇前辈,如果我们下去,能不能护我们周全?"

    "这个倒是沒问题!不过,我只会为你们出手一次,你确定要为这不相干的女人,牺牲掉这次机会?"东皇钟器灵肃然地道。

    陆随风看向青鸾圣女,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,只见她没有多少犹豫的点点头;"我与她之间,算是有些惺惺相惜,属于也敌也友的关系。否则,又怎会对她如此隐忍包容!"

    "我发现你们这一对小情人,有时候聪明狡猾的吓人,有时候又蠢得无可救药。不过,我喜欢你们这种愚蠢,充满了火热的人情味。"东皇钟器灵见过了太多的冷酷和无情,声音中带着些许欣赏。

    "这么说,你是答应了?"陆随风问道,他可沒信心在空间风暴中来去自如,得上一个双保险才是正理。

    "当然,我虽还处于虚弱状态,这点小事情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。"东皇钟器灵傲然的道:"你们就安心的去吧!"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