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手机:13785185079  破碎机,破碎机价格  /不锈钢制品  北京  厂家直销  深圳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消毒器  消毒锅  广州 

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,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记忆

   日期:2020-07-3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。怎么回事难道我还没有死?我明明坠下了绝云崖,怎么可能还活着!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连不适感都没有?这
 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。

    怎么回事……难道我还没有死?我明明坠下了绝云崖,怎么可能还活着!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……连不适感都没有?这是怎么回事?

    云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快速起身坐起,赫然发现,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,床的上方垂下大红色的曼联,渲染着一种喜庆的气氛。

    “啊!小澈!你……你醒了!”

    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,随之,一个女孩的悄颜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。

   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,一身翠绿色的长裙,嫩颜雪润娇美,红润香唇鲜艳欲滴,秀气的瑶鼻娇翘,一双透着深深惊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莹泉水,清彻透明,楚楚动人。整张脸颊温婉柔美,明艳照人。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,长大之后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倾城艳色。

   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,云澈短暂的懵了一下,三个字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:“小姑妈?”

   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,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额头上,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一些,欣然道:“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,太好了,刚才差点要被吓死了。小澈,你身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   面对少女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,云澈有些木然的摇头……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。

    “你先好休息一会儿,我马上去告诉你爷爷。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,你忽然昏倒,你爷爷差点没急疯了,刚才亲自出门去请司徒大师了。”

    少女急切之下,并没有发现云澈表情中的异样,她按着云澈的肩膀让他躺回床上,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。

    门被关上,云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,双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头。

    这里是天玄大陆七国之一苍风帝国最东方的小城——流云城,而他,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——萧澈!今年刚满十六岁。

    这是他现在的身份。

    他的记忆,和在沧云大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顿时重叠在一起,让他一阵恍然。

    我是萧澈……那沧云大陆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?

    难道是在沧云大陆死后,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?

    不对!自己明明就是萧澈!这个房间的一切自己都无比熟悉,从小到大,所有的记忆清清楚楚,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,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记忆!

    难道沧云大陆的一切,仅仅是一场梦?在自己坠下绝云崖后,梦忽然醒了?

    但沧云大陆的记忆同样清晰无比……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,怎么可能是梦!

  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   云澈……现在应该是萧澈,他恍然半晌,眼神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,思绪也缓缓的清晰。

   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,外面的天空还未大亮。今天,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,两刻钟前,他就被小姑妈喊醒,换上一身大红的喜衣,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,然后,他便感觉全身无力……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